<small id="cqkmi"><td id="cqkmi"></td></small><xmp id="cqkmi">
  • <td id="cqkmi"><li id="cqkmi"></li></td><td id="cqkmi"><li id="cqkmi"></li></td>
  • <small id="cqkmi"></small><td id="cqkmi"></td><td id="cqkmi"><li id="cqkmi"></li></td>
  • <td id="cqkmi"></td><xmp id="cqkmi"><small id="cqkmi"><button id="cqkmi"></button></small><td id="cqkmi"></td><xmp id="cqkmi"><td id="cqkmi"><button id="cqkmi"></button></td>
  • <li id="cqkmi"><li id="cqkmi"></li></li>
  • <small id="cqkmi"><li id="cqkmi"></li></small>
  • <small id="cqkmi"></small>
  • 4
    星巢網絡科技logo
    您當前位置:首頁 > 星巢圈 > 小程序/公眾號熱點 > 這一屆00后時尚博主:不炫富不曬包,在小紅書吸粉百萬

    這一屆00后時尚博主:不炫富不曬包,在小紅書吸粉百萬

    發布日期:2020-09-17 17:06 來源:星巢網絡科技官網 閱讀:1421

    這一屆00后時尚博主:不炫富不曬包,在小紅書吸粉百萬

    發布日期:2020-09-17 17:06

    當 13 歲男孩鐘美美憑借模仿視頻引發全網熱議、吸粉 300 萬, 8 歲YouTube博主Ryan Kaji靠玩具開箱內容登頂2019YouTuber收入榜單,很多人開始意識到,與互聯網一起長大的 00 后,正在成為各大平臺的“后起之秀”。

    9 月 15 日,小紅書為美妝時尚創作者量身定制的扶持計劃——“時尚C計劃”一期活動結束。

    “張咸-sa1t”、“UG你大哥”、“火山大王”和“shgiook”四位博主因為內容優質、漲粉速度快而被評為第一批“RED時尚新星”。

    他們都是年輕一代的美妝時尚博主,在小紅書扎根成長,有的吸粉超過百萬,有的僅用 10 篇筆記漲粉 9 萬。在他們的背后,是以 00 后為主的美妝時尚創作者的群體崛起。

    都說“出名要趁早”,他們已經足夠早。

    既是消費者,也是創作者

    00 后正在成為美妝時尚領域的“新勢力”。

    一個證據就是早在 2016 年的時候,天貓發布數據顯示,68.1%的 00 后女性消費者首單消費品類為化妝品,在 00 后男性消費者中這個比例為34.8%。

    而當時最大的 00 后才不過 16 歲,還未成年,這是對于美妝時尚內容感知“早熟”的一代人,并且這種“早熟”在 00 后身上被延續著。

    2019 年,麥可思研究院發布的《 2019 大學生消費理財觀數據》顯示,以化妝品、美容美發為主的形象消費,是大學生每月消費比重前三位。他們了解護膚彩妝產品信息的途徑,有36.7%來自時尚博主推薦。

    天生自帶美妝時尚內容基因的小紅書,就是這群 00 后的美妝時尚“根據地”。

    00 后美妝博主“Susan蘇”和她的朋友們都是小紅書資深用戶。Susan蘇常住紐約,兩年前, 17 歲的她隨手拍了條美妝視頻意外受到大量關注,Instagram粉絲數達到 40 萬,大量內容被搬運到國內平臺。

    2019 年 10 月初,Susan蘇正式入駐小紅書。盡管在國內不少平臺都有擁躉,她還是決定只在小紅書上開設賬號,除了美妝時尚的內容,還會分享自己書單、歌單等等真實日常,“主要是考慮到平臺調性與生態,偏娛樂化或者過于下沉的風格和我自己不太搭”。

    目前,“Susan蘇”的小紅書粉絲超過 38 萬,她透露其中以初中到大學的年輕女孩居多。這種情況并不是個例,小紅書美妝時尚領域正在加速年輕化。

    據《 2020 小紅書年中美妝洞察報告》介紹,小紅書月活用戶超過 1 億人,截至 2020 年 6 月,超過56%的活躍用戶在小紅書上消費美妝內容。

    在這其中, 2020 年上半年, 18 歲及以下人群在護膚內容消費同比增長241%,個人護理增長239%,美妝內容閱讀量同比增長158%。

    00 后不僅僅是看,作為互聯網原住民,他們善于表達自我、分享觀點和經歷,創作欲望強烈,不少人就像“Susan蘇”一樣開始在小紅書上發布美妝或時尚內容。

    “琪崽崽”是一名 00 后學生,喜歡逛小紅書,也享受在小紅書被種草。 2019 年 12 月初,琪崽崽開始在小紅書獨家更新自己的美妝、穿搭和發型筆記,并因為一篇熬夜熊貓妝筆記突然被大量關注,目前她的小紅書粉絲數近 30 萬。

    發現了分享的樂趣之后,琪崽崽在小紅書上成為了一個秒更、日更的博主,有時她都會覺得自己過于啰嗦,但又有很多拍攝的想法、喜歡的妝容,想要展示給更多人看到。

    所以,有時候互聯網平臺的意義,或許就是讓每個人展現更多面的自己,當某一面碰巧擊中了屏幕另一頭的同好,成為博主這件事就變得順理成章,這批 00 后就是如此,而這也是像小紅書一樣的UGC社區所擁有的內容進化能力。

    當互聯網原住民被小紅書“收編”

    在小紅書擁有 11 萬粉絲的美妝博主“抗氧”是個會玩妝的男孩子,他會把自己化成精靈、布偶貓、叢林小鹿、毒蘑菇。他說自己每次心情不好的時候,就喜歡在臉上濃墨重彩地來幾筆,“顏色越重,心情越差”。

    每次拍一個妝容,抗氧從來不試妝,直接拿起工具上臉就化,他堅信第一次的狀態永遠是最好的。

    萬一手抖失誤了,抗氧也覺得這是“不破不立”,“我是學美術的,沒有下一步差點毀掉的意思,反而出不來精致的作品。如果總是小心翼翼完成一個妝容,那就有一種約束感,始終被禁錮著,一定要大膽去嘗試”。

    這是這群年輕的美妝博主們的典型特征之一,他們隨性、自由、不被束縛,追求獨立個性,拒絕模式化創作。

    他們當中大部分人獨立運營著賬號,不選擇與MCN機構簽約,也很少愿意復制那些被批量制造出的爆款人設和內容,不愛曬包、也不喜歡炫富,他們渴望表達的是“真實的自己”。

    和抗氧一樣,美妝博主“辣椒鯊魚”也是美術系出身,因為喜歡藝術繪畫而對紋身產生了興趣,并在手指、手臂等部位繪有大片紋身。

    面對很多人的疑問“好好的姑娘為什么要去紋身”,她發布視頻筆記闡述自己對紋身的態度,拒絕大眾對于紋身的標簽和刻板印象,在“迎合大眾審美”和“做自己”之間選擇做自己,因為“活在別人眼光里很累,我們自己這個人本身才是最重要的”。

    Susan蘇也說自己不需要什么人設,只想展現立體而真實的自己。她有些苦惱的是,目前面對鏡頭說話的狀態仍然有些文縐縐,“有種被家長帶去和一群不熟的親戚吃飯的感覺,但我本身性格其實很好玩,很想展示自己更自然的一面”。

    真實而有態度,不僅能讓他們帶來共鳴、與觀眾迅速建立情感聯結,同時他們也成為了很多人的“網絡朋友”,甚至是很多人“想要成為的那個模樣”。

    今年 8 月初,小紅書推出“時尚C計劃”,用百億流量扶持美妝時尚領域創作者,給到冷啟動流量、激勵金、專業運營指導、頂級榮譽資源等多項權益,吸引了4. 8 萬創作者參與。

    一期活動結束之后,被評選為首批“RED時尚新星”的四位博主中, 00 后貓系少女“火山大王”創下 10 篇筆記漲粉 9 萬的紀錄,同為00 后的“shgiook”也單月漲粉超 5 萬。

    這批 00 后創作者們不僅擁有優質內容的生產能力,還擁有極強吸粉能力和超高的粉絲粘性,月平均活躍粉絲數占比87.8%,成為不可被忽視的 00 后美妝時尚“軍團”,也是小紅書瞄準和扶持的對象群體之一。

    在小紅書粉絲達到 5 萬時,抗氧便被“美妝薯”找到,小紅書運營人員會與他一對一地溝通內容創作和賬號運營上的問題,也會定期分享熱門話題,邀請他在熱門話題中發布筆記。

    抗氧會積極參與到這些話題中,他表示:“我日常就需要創作妝容筆記,如果官方熱門話題的妝容我可以完成,還有可能獲得流量扶持,那為什么不去做?”

    同時,小紅書還初次嘗試“獨家內容簽約”,以美妝時尚賽道為切入點加入內容平臺之間的“博主爭奪戰”。除了一對一的內容創作建議,小紅書表示還將為這些創作者提供流量扶持、行業資源、商業化變現等全方面支持。

    一位百萬粉美妝博主表示自己曾嘗試過多平臺發展,但最終還是因為小紅書的社區氛圍和美妝領域的優勢,選擇簽約小紅書作為自己的美妝時尚獨家平臺,她覺得在這里有真正的平臺歸屬感。

    相比于其他社交平臺,小紅書在美妝時尚內容的傳播中領先,《 2020 小紅書年中美妝洞察報告》顯示 2020 年上半年,56%的活躍用戶會在小紅書社區消費美妝內容,小紅書美妝各品類的聲量相比于其他社交媒體平臺的增長勢頭更猛,這也就意味著小紅書掌握著更多美妝時尚內容的話語權。

    同時,小紅書也聚集了美妝時尚行業的大量優質品牌資源,LV、紀梵希等時尚品牌相繼選擇在小紅書進行直播首秀,完美日記、Girlcult等國貨品牌也將小紅書作為重要的推廣據點。

    在這樣的平臺優勢基礎之上, 00 后美妝時尚博主們將獲得更大的舞臺去釋放自己的天性,雖是“單兵作戰”卻不是“散兵游勇”,也能與小紅書將碰撞出更多的火花。

    被市場期待的商業潛力

    小紅書上的 00 后博主們有著消費潛力巨大的粉絲受眾。

    根據粉絲畫像數據, 00 后博主粉絲多數為來自一二線城市的 00 后女性, 22 歲以下粉絲占比超過60%,一二線城市粉絲比例更是高達74%。

    對于品牌而言,這些粉絲都是潛在的消費者。QuestMobile發布的《 2020 美妝人群與品牌洞察報告》顯示,美妝人群的基本盤為 30 歲以下的年輕女性,且 18 歲以下人群規模不斷增長。

    騰訊于 2019 年發布的《 00 后研究報告》也傳遞出 00 后會關注網絡廣告的信息,社交軟件、短視頻平臺是他們的主要渠道。他們在具體消費品類中擁有較大的自主選擇權,26.4%的人明確表示日常消費不會受到家長影響。

    粉絲的消費能力為博主帶來了商業價值??寡跬嘎蹲约阂呀浛梢栽谛〖t書上實現商業化,但他不著急變現,他和大多數人一樣,發布筆記的初衷不在于商業,而是想要“表達我對美學的想法,傳遞我的審美”。

    他把廣告頻率控制在一個月一兩次,能被他推薦的產品,不僅要好用、性價比高,也要足夠精美,“這樣內容才能做得有美感、足夠高級,粉絲也不會反感,用好看的產品搭配好看的妝容”。

    小紅書在美妝時尚行業的聲量為博主們吸引了不少頭部品牌的投放合作, 57 萬粉絲的 00 后代表博主“shgiook”在商業化道路上走得更遠。

    最近半年,她合作過Chanel、TomFord、LA MER等眾多品牌的美妝護膚產品,每條商業筆記的閱讀量在 10 萬人次左右,平均點贊量為3000,與日常筆記數據基本持平。

    這樣的流量效果證明了 00 后美妝時尚博主在商業市場上的崛起,新鮮血液也延續著小紅書在美妝時尚內容上的生命力和商業價值。

    為了進一步放大他們的價值,紅書正在計劃持續對新生代的美妝時尚博主進行扶持, “時尚C計劃”也將繼續展開,讓更多的年輕創作者有機會在這里被看見。

    現在,這批 00 后還未完全進入社會,他們把網絡作為自我表達的渠道,用自己的作品表達新世代對于美妝和時尚的理解,獲得了影響力和變現能力。

    做博主這件事對他們而言,或許只是嘗試,也有很大概率不會是未來的唯一職業選擇,但他們正在小紅書上創造的,是屬于 00 后的美妝時尚新時代。


    日本黄色视频在线观看
    <small id="cqkmi"><td id="cqkmi"></td></small><xmp id="cqkmi">
  • <td id="cqkmi"><li id="cqkmi"></li></td><td id="cqkmi"><li id="cqkmi"></li></td>
  • <small id="cqkmi"></small><td id="cqkmi"></td><td id="cqkmi"><li id="cqkmi"></li></td>
  • <td id="cqkmi"></td><xmp id="cqkmi"><small id="cqkmi"><button id="cqkmi"></button></small><td id="cqkmi"></td><xmp id="cqkmi"><td id="cqkmi"><button id="cqkmi"></button></td>
  • <li id="cqkmi"><li id="cqkmi"></li></li>
  • <small id="cqkmi"><li id="cqkmi"></li></small>
  • <small id="cqkmi"></sm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