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cqkmi"><td id="cqkmi"></td></small><xmp id="cqkmi">
  • <td id="cqkmi"><li id="cqkmi"></li></td><td id="cqkmi"><li id="cqkmi"></li></td>
  • <small id="cqkmi"></small><td id="cqkmi"></td><td id="cqkmi"><li id="cqkmi"></li></td>
  • <td id="cqkmi"></td><xmp id="cqkmi"><small id="cqkmi"><button id="cqkmi"></button></small><td id="cqkmi"></td><xmp id="cqkmi"><td id="cqkmi"><button id="cqkmi"></button></td>
  • <li id="cqkmi"><li id="cqkmi"></li></li>
  • <small id="cqkmi"><li id="cqkmi"></li></small>
  • <small id="cqkmi"></small>
  • 4
    星巢網絡科技logo
    您當前位置:首頁 > 星巢圈 > APP開發資訊 > B站11歲:確實有些東西在改變

    B站11歲:確實有些東西在改變

    發布日期:2020-06-27 18:35 來源:星巢網絡科技官網 閱讀:1178

    B站11歲:確實有些東西在改變

    發布日期:2020-06-27 18:35

    B站越來越龐大的背后,是管理社區的“火候”所需要的精細度變得更高,這是一個復雜不易而又充滿藝術感的過程。

    2020 年 6 月 26 日,是B站的第十一個生日。B站邀請了黨妹、周深、騰格爾等多名嘉賓分享他們與B站的故事。

    演講前的預熱直播活動從下午 15 時開始。而早在開始前的幾十分鐘,就已經有UP主和用戶在活動頁面用彈幕“蹲守”。

    “小破站,生日快樂!”、“來慶生,視頻先不做了”、“這么早就有人蹲啦!”…… 

    時間過得太快。B站已經陪伴了這些在不同地域的年輕人們 11 年,這是一段足以見證他們長大成人的珍貴時光。

    當天下午 14 時 43 分,當活動頁面還是等待的灰色,一位B站用戶在活動彈幕中留言道:“今晚上班,失陪了小破站,生日快樂?!?/strong>


    十一年,UP主和用戶們陪伴著平臺一同前進。B站已經不再是那個“小破站”了,它無數次讓更多原本不屬于這里的人發出驚嘆,希望能理解和加入這里。


    破圈

    2020 年,“破圈”是B站被評價最多的詞。

    這最早可以直接追溯到 2020 年 1 月的跨年晚會。在電視臺還在數十年如一日地請歌手演唱《葫蘆娃》和《黑貓警長》、觀眾們翻了幾個臺也找不到有“嗨點”的節目時,B站登上微博熱搜,在朋友圈刷屏。

    這場晚會由央視著名主持人兼“說唱選手”朱廣權主持,百人樂團現場演奏,當紅歌手登臺演唱。當《魔獸世界》、《哈利波特》、《名偵探柯南》等知名IP音樂響起時,幾代人的情感被瞬間點燃。

    當鬼畜區常用素材的本尊吳亦凡出場時,“真以為xxx不看B站”的調侃成了現實。

    2019 年 12 月 31 日的直播當天,節目同時在線觀看人數高達 8000 萬,為B站帶來了12%的股價漲幅??缒曛惯^去 4 天后,B站上“二零一九最美的夜”跨年晚會的視頻,依舊顯示有上萬人正在觀看,大家紛紛表示前來“補課”,實時彈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瘋漲。

    這臺精心打造的晚會,讓真正懂得年輕人的B站正式“破圈”,引發了全網的關注和討論。

    1 月 2 日,人民日報、共青團中央、新榜等媒體公眾號紛紛發表文章,“猛夸”B站跨年晚會?!度嗣袢請蟆芬昧司W友評論,稱B站跨年晚會“很懂年輕人”;新榜作者將晚會總結為“這屆年輕人最想要的 2020 時代”。

    無疑,B站的影響力在顯著擴大。

    B站CEO陳睿在十一周年演講分享中提到,過去他在微信朋友圈很少看到與B站相關的內容,但現在一刷發現,很多與B站沒有關聯的朋友在轉發B站的視頻,討論B站UP主。他甚至了解到,自己的一位中學同學也在用B站看開源軟件教程。

    影響力擴大的同時,B站也在吸引更多的內容創作者和用戶,開始接受更多人的注目和審視。據 2020 年B站第一季度財報顯示,B站的月度活躍用戶高達1. 72 億。這個數字是三年前的 3 倍,五年前的 10 倍。而按照中國 2010 年人口普查報告的公開數據,以及B站80%的青年用戶比例,目前中國40%的年輕人至少每個月會上一次B站。

    在流量價值大幅提高的當下,這一切事實都在告訴人們,B站已經不再是一個“小破站”了。它容納了中國近一半的年輕人,滿足著他們的日常需求和喜好。

    與此同時,大眾對于B站的認知和態度也在發生變化。 2012 年,B站還是“一個ACG相關的彈幕視頻分享網站”,到了 2016 年,人民網稱呼B站為“國內首屈一指的年輕一代潮流文化社區” 。到了 2019 年,B站全面破圈,更多其它領域的專業創作者和潛在用戶涌入B站。

    “文化社區”,這是一個比單純的“彈幕”、“視頻”、“分享”,更厚重也更具公共意義的社會定位。“全面破圈”,也意味著B站迎來更多挑戰,需要更審慎地錘煉社區管理能力,面對更多來自外界的復雜聲音。

    “內味兒”

    “破圈”的另一面,是平衡社區氛圍與破圈速度之間的矛盾,這也是B站在第十一年中面臨的最大的爭議之一。

    “后浪”引起的爭議;大量明星進駐B站,引發了人們對UP主流量資源分配的擔憂;圍繞引入新的內容品類后,B站的鎮站之寶“ACG內容”及“鬼畜區”等核心文化是否在被稀釋的爭議也時不時出現。

    事實上,從 2012 年開始,每年都有部分B站用戶在憂慮這個問題:B站是不是變了,是不是沒有“內味兒”了?

    陳睿曾把B站比喻成“物業”,把創作者和用戶比喻為社區里的“業主”,而B站做的事情就是做好服務,讓業主滿意。

    作為一個社區,“B站是不是變了”這個問題的本質是:這些業主變了嗎?

    根據陳睿在 11 周年現場的回答,B站的用戶屬性在過去幾年里幾乎沒有變化。

    首先是年齡。過去三年中,B站的用戶增長了三倍,但新增用戶平均年齡均為 21 歲。

    B站中文V家大神ilem是一名 90 后, 2018 年當選百大UP主,其原創音樂《達拉崩吧》被另一位資深B站歌手周深帶上了《歌手》 2020 年的舞臺。 2019 年百大UP主中,“老師好我叫何同學”是北京郵電大學的一名在讀本科生,他制作的“5G到底有多快”的測評視頻被全網轉發,用戶紛紛刷著彈幕調侃“這是北郵招生辦的一場‘陰謀’”。

    一代又一代“ 21 歲”的年輕人加入B站,他們被B站原有的社區氛圍吸引,也在把獨屬于這個時代的新鮮血液注入到這個社區,讓B站始終擁有向上的內驅力。

    同時,新加入B站的用戶們并非與社區格格不入,而是被社區氛圍影響,與原有用戶一樣尊重和喜愛社區的內容和文化。這與B站用戶粘度極高,社區氛圍積淀扎實有關。

    時至今日,B站仍堅持,用戶想要成為“正式會員”,需要回答 100 道題目作為社區準入考試。十一年過去,這 100 道題目的答案在網上一搜就能搜到。但它們存在的意義在于,不論B站的用戶總量擴張多少倍,這里依然是一個基于共同的熱愛和興趣而建立的社區,而非是一個普遍意義上生產視頻內容的平臺。用戶加入社區的前提是,遵守這里的規則,形成基本的價值共識。

    因此,B站員工的日常工作之一,就是去處理每天在B站超過 35 萬條被舉報的彈幕和評論,其中約有40%會通過人工審核被判定為違規并刪除。對于一個擁有 8200 萬名正式會員的社區來說,這是一個工作量巨大的“笨功夫”。不過,社區氛圍也正是在一次次“舉報—刪除—價值強化”的過程中,被不斷維護和鞏固。

    B站今年的彈幕舉報量和去年相比下降了60%,最新 8 個季度涌入的B站會員在后續 12 個月內的留存率始終高于80%,十年前的B站老用戶到現在的留存率也均高于60%。這些數據證明,B站在向更多群體敞開大門的同時,其社區氛圍并未被大規模破壞。原住民愿意留下來,新來的小伙伴,也加速融入了這個集體。


    對于新UP主來說,只有適應B站的社區文化,才能夠得到用戶的喜愛。

    今年,大量演藝明星入駐B站,但其中只有部分進行認真創作的人才能獲得高流量。這也與B站長期形成的社區篩選與調節機制有關。

    用戶們信專業不信權威,偏愛真誠有趣的靈魂,追捧那些有干貨還能收放自如的人才。這也是“浴室歌后”黃齡能在短短三個月時間,就在B站收獲百萬粉絲的重要原因。


    “你感興趣的視頻都在B站”

    B站是靠ACG內容及愛好者起家的。

    即便過去一年的用戶增長達到了70%,但ACG內容作為B站的核心內容品類,依然沒有褪色。去年,B站的番劇動畫觀看人數占87%,UP主創作ACG內容的播放數量增長幅度為108%。同時,B站引進了大量優質動畫版權,其中海外動畫版權新增超過 1680 部作品,是全世界番劇動畫版權引進最多的平臺之一。在觀看、分享、創作ACG內容上,B站始終是用戶們最好的選擇。

    但B站不可能一直“圈地自萌”。

    在互聯網飛速發展的時代,每個產品、平臺、社區都是一致的,不進則退,不變則死。擁抱變化,是為了能擁有“活水”。

    今年 6 月,B站的開屏封面變成了“你感興趣的視頻都在B站”,這也反映出B站對自己未來的發展方向更加明確。

    在B站創立的最開始一兩年,B站的內容品類只有幾個,其中“動畫”是最重要的品類。 2012 年,B站的游戲品類開始繁榮, 2013 年B站開創了科技品類, 2015 年開創了生活和時尚品類。直到近兩年,“科技區”已經不足以概括目前B站新涌入的大量數碼、歷史、財經、金融等專業性內容,B站又將其更名為“知識區”。中國政法大學教授羅翔、財經自媒體半佛仙人、資深記者出身的老蔣巨靠譜等專業內容創作者,都在B站獲得了大量用戶的喜愛。

    早在B站擁有數量最多的學習區直播UP主,被用戶們戲稱為“民間大學”時,“ACG”就已經不能準確定位B站這個社區了。社區內容品類的豐富是用戶們共同選擇的結果,也是B站繼續服務和滿足“業主”需要的必經之路。

    問題的關鍵是,在引入內容品類、吸引UP主入駐時,B站能否維護好流量弱勢的新UP主及小眾UP主的生存空間。

    事實上,在過去一年里,B站萬粉以上UP主的增長速度是82%,接近一倍,這個數字超過了用戶增長的數字70%。B站通過為中小UP主分配更多流量的方式,來平衡頭部、腰部和新人UP主在影響力上的差距,為優質創作者提供上升通道。

    UP主及內容品類的增加,并未降低內容質量。從去年到今年,B站用戶給UP主創作點贊的數量同比增長164%,這個數字是過去一年的 3 倍。

    在擁抱變化的過程中,B站不能改變的是:社區屬性和內容競爭力。

    治大國若烹小鮮。B站越來越龐大的背后,是管理社區的“火候”所需要的精細度變得更高,這是一個復雜不易而又充滿藝術感的過程,也是社區在向前運轉中保持健康發展的關鍵因素。

    而內容競爭力,則是UP主和用戶們基于在社區內的良好體驗,與平臺共同打造,用以維護這個社區的核心武器。

    十一年過去,B站仍在不斷前進,努力維護這個社區,提高內容競爭力。

    ?!靶∑普尽笔恢軞q生日快樂。歡迎為本文一鍵三連,明年再見。


    日本黄色视频在线观看
    <small id="cqkmi"><td id="cqkmi"></td></small><xmp id="cqkmi">
  • <td id="cqkmi"><li id="cqkmi"></li></td><td id="cqkmi"><li id="cqkmi"></li></td>
  • <small id="cqkmi"></small><td id="cqkmi"></td><td id="cqkmi"><li id="cqkmi"></li></td>
  • <td id="cqkmi"></td><xmp id="cqkmi"><small id="cqkmi"><button id="cqkmi"></button></small><td id="cqkmi"></td><xmp id="cqkmi"><td id="cqkmi"><button id="cqkmi"></button></td>
  • <li id="cqkmi"><li id="cqkmi"></li></li>
  • <small id="cqkmi"><li id="cqkmi"></li></small>
  • <small id="cqkmi"></small>